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  “不可能绕回来。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。”

“……不是因为我吧?”
“……后来呢?”
“……那是我自修的时间。”
“……你干吗那么看着我?”吴芳问。
“……你明白我的意思。”
“……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“……我见过她爸几次,那会儿我还上初中呢,他的脸色很特别,很难形容……白菜帮子见过吧?就是那种感觉,白里透着绿,皮肤好像透明似的。头发特别长,很乱。说话阴阳怪气儿的。我有一次去我这个朋友家,正好是中午吃饭的时候,她妈把菜端到桌子上,她爸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她妈,问她妈,‘里面放毒药了吗?’当时吓了我一大跳,心想怎么做菜还放毒药呢?她妈也不说话,低着头。她爸又说:‘少在我面前板着死人脸,我倒了八辈子霉了娶了你这个丧门星,天天带着死人味儿回家不说,还天天板着死人脸给我看。’然后用
“……我有女朋友。还是个女硕士呢。上次给你讲的故事,就是她好朋友父母的故事。她还会……用茶叶算命。”
“……因为故事是我编的。我根本就没有这个同学。要是有的话,我早就让你见了。”
“……怎么死的?”
“哎,”陈明亮用胳膊捅了捅张昊,“找介绍人再安排我见见那个女的。”
“哎,反正都出来了,就别把脸绷得跟鼓似的了。”
“哎,你是处女了不起呀?”陈明亮在后面喊。
“哎,你这是什么态度?”陈明亮笑嘻嘻的。刚才他假扮她的同学把相亲的男人气走时,兴致勃勃的,快活劲儿溢于言表,“好歹我们也同学一场啊。”
“哎,我那是三室一厅换你这么个破地方,你还不愿意?!”
“哎,我想问你,”陈明亮不想这么放电话,“你同学的妈妈有没有可能是故意杀她丈夫的?她想办法激怒了她丈夫,然后和女儿一起杀了他。”
“哎……”陈明亮叫了一声。
“哎呀,那是我错了,”张昊女友拍了拍他的脸,“对不起啊亲爱的。”
“被人杀死的。”
“比较文学。”
“比较文学……比较什么文学?”
“笔会。”
“笔会?”
“别客气。”陈明亮吐了一口烟,他斜睨了吴芳一眼,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儿。
“别老吃青菜啊?吃这个……”他把盘子往吴芳跟前换了换。
“别启别启,我们不喝了。”
“别说得那么肯定,一锤定音。”陈明亮笑了,“其实我这个人,怎么说呢?就像你这杯苦丁茶,一遍根本冲不出味儿来,得续水,越泡滋味儿越好,颜色越绿。”
“别忘了,我比你先到森林里转了一圈儿呢。”
“别笑了。”吴芳说。陈明亮还笑,他笑得几乎收不住了。
“别以为你付了钱就可以胡说八道。”吴芳向前走去。
“不不,不是。吴芳是另外一个人。”
“不关你的事儿。”
“不管怎么说,男人跟女人动手,是最恶劣的行为。”
“不过我真的有约会。”
“不行,我明天很忙。”吴芳不等陈明亮回答,匆匆走了。
“不好。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。”
“不可能。”
“不可能绕回来。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。”
“不客气。”服务生微微鞠了一躬走开了。
“不是,但是朋友。”
“不是,你属于冷不丁一看很一般,但越看越好看的那种女人。”
“不是。他是故意那样儿的,折磨人让他有快感。”
“不是不是不是……”陈明亮摆摆手,“当然认识一下也无所谓,哎,你千万别误会啊,你看你,又用这种眼神儿看人了……我主要是想跟你解释一下……”
“不是你让我看的吗?”她转头冲张昊女友笑笑,“别当真啊,刚才是我跟你闹着玩儿,瞎说的。”
“不是我存心打击你,对她,你还是趁早死了心吧。这个小女子可非同一般。她是那种森林型的女人,表面上到处都是路,实际上转来转去才发现还在那个林子里原地踏步,根本没路。”
“不是我怎么想的问题。”陈明亮的身子又坐下去了,嘲弄地说道,“我最讨厌骗子。”
“不是阅历的问题,是眼光的问题。我有一双慧眼。”
“不死就离婚。”
“不想喝咖啡,想喝茶?”
“不用了,我这样挺好的。”
“不用了,谢谢。我不大喝咖啡……”
“不知道?!”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苹果线路 »   “不可能绕回来。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。”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云阅读 拥抱阅读新方式

经典语录一起读书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