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电话那头母亲也一阵沉默,似乎感到了什么

(著名反恐怖部队——德国GSG9边境警察部队的战斗手语,该手语也是西方通用的一种战斗语言。)成人——手臂向身旁伸出,手部抬起到胳膊高度,掌心向下。小孩——手臂向身旁伸出,手肘弯曲,掌心向下固定放在腰间。女性嫌疑犯——掌心向着自己的胸膛,手指分开呈碗状,寓意是女性的胸部。人质——用手卡住自己的脖子,寓意是被劫持的人质。指挥官——食指、中指、无名指并排伸直,横放在另一只手臂上。手枪——伸直大拇指及食指,互成90度,呈手枪姿势。自动武器——手指弯曲呈抓状,在胸膛前上下扫动,像弹奏吉他一样。霰弹枪——发信号的是手持霰弹枪的队员,只需用食指指指自己的武器便可。
“……”
“……”
“……”1999年6月21日
“……”电话那头母亲也一阵沉默,似乎感到了什么,颤声说道,“小天,是你吗?”
“……”队长沉默了一会,“我所在的特别行动队,是进行秘密行动的部队,你知道,就是电影上说的那种不被美国政府承认的行动。我的部下阵亡后却因为政府的官僚主义而没有办法盖国旗,没有得到军人所应得的荣誉,甚至家人连最基本的抚恤金也没有得到。我不愿让我的人死得不明不白,家人还受尽苦楚,所以我才当雇佣兵!既然我没有办法给他们荣誉,至少我要让我的人去得没有后顾之忧!”队长说完拿着酒杯走到机舱尾部坐下,一个人喝起了闷酒。
“……”公子哥看人单势孤无奈地“忍气吞声”,一边骂一边继续开车。
“……”哈维没有说话,只是一个劲儿地灌酒,很快就把怀里的那瓶酒喝了个底朝天,看样子是碰到他的痛处了。
“……”看着这个无礼的家伙,我一点儿法子也没有,总不能打她一顿吧。看着这个小妖精,我苦笑了一下只好服软,“那你不要把我们的话告诉别人好吗?OK?”
“……”没想到这帮人……
“……”前几天给我补课时怎么不提这一点?尻!
“……”所有人都翻了翻白眼。
“……”所有人都通过无线电听到了公子哥的话,也都通过无线电一起回话起哄,顿时,车内充满了那些家伙的调笑声。
“……”我看了一眼树桩上那个眼球仍吊在脸上的尸体没有说话。
“……”我没有说话。躺在地上,我心中思绪万千。
“……”我探出窗口向下看了一眼,好家伙,十几层楼空手爬上来,果然身手不凡啊。
“……”我无话可说了。
“……”我无语了,为了吃中国菜竟然……看来中国当年抗美援朝的时候应该多带些厨师而不是大炮! 狼群(1) 浴血重生
“……”我无语了,武当派乐队?估计再说一会儿,武当派就成卖热狗的了。 楔子(2) 作者 : 刺血
“……”我无语了。原来义气也能用来俘获女人的芳心。
“……”一串就位回应传来。
“……”这还没多重?
“……我能不能不学?”我心惊胆颤地问道。这太血腥了,我可不想变成和屠夫那样的变态。
“……我总算知道你的外号从哪儿来的了!干出那种事的人变态,你比他们还变态!”我对屠夫说。
“10米,9,8……”刺客的声音中带出了紧张的味道。
“11点方向,纵队四名目标,距离500米,无风。”快慢机一边观察一边报出数据,我按数据调好枪瞄。
“15,14……”电子合成音依然在数数。
“1万美金!”底火说。
“2500万?你别把我当傻爪,把我们三个卖了也不值2500万!”我刚坐下就被这个天文数字给吓得又站起来。
“30,29……”电子合成音开始倒数。
“36小时。我是来叫你起来吃东西的!”医生拍拍我,扔下一套衣服走了出去。
“3点钟方向!黑衣,黑镜!”快慢机的声音从无线电中传来,我慢慢地调转枪口搜索到他所说的目标,远处的人脸映入瞄准器时我心中一惊,是“时髦司令”!怪不得我会碰到小哈吉,原来是他们在东边,他们怎么会在这里?我很奇怪,达斯兰都跑了,他们还在这里拼命?
“3点钟方向!黑衣,黑镜!”快慢机加重了语气,声音中带着浓浓的怒气。
“3点钟方向!黑衣,黑镜!”快慢机又重复了一遍指示。
“762×39 M43枪弹,AK系列。”我在心中默念道。然后看了一眼大家,发现他们都在看着我。我点了点头,表示听到!看来大家都在害怕我出状况,怕我出状况就不要让我来啊,我他妈的又不是自愿的,出了事也不应该怪我啊,我可是学计算机的,和杀人这工作相差十万八千里。我一面在心里咒骂一边跟着向前走。又走了一会,队长示意停止前进原地休息,然后打开电脑开始对坐标,我长出一口气,靠着一棵树拿出身上的水壶,“咕咚咕咚”地喝了两大口。正仰着头喝水的时候,忽然听见背后的草丛中“哗”地响了一声,吓得我把水壶一扔,靠树为轴一转身把枪对准声音的来处,就要扣动扳机,一只手忽然从后面抓住了我的枪,推下枪机保险。
“90多公斤?哈哈,大熊身上的机枪和子弹都快有90公斤了!”牛仔笑道。
“9点钟方向。坦克!”我在无线电中大叫道。我的话声刚落,便听轰然一声巨响,一发炮弹打在了我藏身的大楼侧面,把五六层楼的侧墙都给打塌了,破碎的墙体像巨大的霰弹枪子弹一样扑射而来,我被震得站立不稳摔倒在地,大块混凝土碎片打到我的头盔上,把我砸得脖子后仰,像个被击中的棒球一样撞在墙上。
“AK!”快慢机肯定道。
“BOSS是我的!”
“Cool!”我不禁赞叹道,“真厉害!教教我!”我一下来了兴趣,忘记了浑身的疼痛。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苹果线路 » 电话那头母亲也一阵沉默,似乎感到了什么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云阅读 拥抱阅读新方式

经典语录一起读书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