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格兰特·卡明斯对你下毒手使我震惊

“多谢我需要你们时却在那个地方。”她说着把他们推开。“知道有这样的好朋友真不赖。”
“呃,我没有说过?”雷切尔一边回答一边将毛巾整齐地叠了起来放在梳妆台边上。“嗯,这样更好。你是对的,宝贝。干两份活对我来说大多了,这对你和乔也不公平。我们见面的机会很少。”
“嗯,我是说,我……”卡罗尔知道她说漏了嘴。在她开始和格兰特睡觉以前,她同尼克·米勒已经有很长时间的关系了。即使现在他们不再是情侣,这位警长仍然经常向她吐露秘密。
“嗯。”他说,料想林沃尔德把他叫来只是为了表示哀悼。“我只知道今天上午的报告上说的事。听上去好像这个孩子在错误的时间到了错误的地方。”他看了看手表,起身朝门口走去。
“嗯。”他说着扫了一眼雷切尔。“情况并不很复杂,警长。只是典型的一帮小流氓。临近毕业的时候了,所以都出去喝酒狂欢。我们以前在皇家剧院也出过问题。那阵子上演落基恐怖片时,我们每个星期六晚上都能在那儿碰上打群架。”
“嗯。”她说着眨了眨眼。“格兰特没有打死他。他们打算控告杜鲁门这孩子为凶手吗?”
“而你仍然告诉警察7点以前送我回家?”她说着坐直了身体。
“法律对我并不意味着什么。”雷切尔告诉他。“我不是说我不相信诚实和公正。尽管制定法律的人们是政治家,但是他们制定法律的目的是为了取悦于他们的选民。”当一道闪电撕裂了天空的时候,她抬起头凝视着天空。“如果制定法律的人是伪君子,执法人又是腐败分子,公正何处可寻?”
“凡是与这案子有关的男人们全部被解雇了。”贝茨局长对林沃尔德直言不讳地说。这个杰出的男人五十出头,长着一头银灰色的头发和浓密的白眉毛。外科手术恢复期他掉了20磅,使他一度圆润的睑看上去很憔悴。“今天下午我曾经打电话给媒体让公众知道我们的立场。”
“反对。”辩护律师喊道。“这与本案无关,阁下。”
“反对无效。”法官不耐烦他说。“请阐明你的观点,律师。我们没有一整天时间泡在这儿。”“西蒙斯警官,”阿特沃特继续往下说,“请告知本法庭你是如何从绑架人那儿跑出来的,好吗?”“有个妇女记下了这个男人驾驶的汽车执照牌。”雷切尔说。“圣迭戈警察局的一位警官在附近汽车旅馆的停车场找到了这辆汽车。他们派去了一伙很高明的警察,其中有一名好枪手开枪击中了他。”她的眼皮颤动起来,就像机关枪的扫射在她脑袋里发出了阵阵响声。那一刻有多少次在她脑海中重新闪现?那个男人猛地扑倒在地,鲜血四溅,脑袋的一侧开了花。“一名警官后来救了你的命。”阿特沃特说着朝陪审员的方向瞟了一眼。“西蒙斯警官,那个人在绑架你之前是否因绑架和强奸另一个女孩而坐过牢?”“是的。”雷切尔说。“他只被判了七年徒刑。第一次犯罪那阵子他是个医生,所以我猜想假释裁决委员会考虑到了这一点。”“如果警察没及时赶来救你,这个人是不是也会强奸你?”“很有可能。”她回答。
“犯罪实验室在她家的门上取到了你的指纹。”麦迪逊怒吼道。“别说废话,汤森。我们会让你冷静。地方检察官准备控告你。”
“房里没有别人和你在一起?”
“非常感谢你现在为我做的一切。”雷切尔说。“如果我必须去……知道你愿意替我照看孩子对我来说太重要了。”
“弗雷德·拉蒙尼。”米勒告诉他。“我叫他走开因为我们需要他回到街上去。我几乎可以肯定他没有进到房子后面去。我们在起居室里简短地谈了几句,然后拉特索就从前面离开了。”
“弗雷德里克·拉蒙尼。”卡里说着咬了咬笔端。“他怎么啦?”
“弗罗特圈不适宜你吃。”卡里说着在他的盘子里放了一大块炒鸡蛋,然后转身去橱柜为他取吐司。
“副巡官在哪儿?”雷切尔说。她并没做错什么事。她不能容忍米勒欺侮她。“他怎么到现在还不来?我叫调度员呼叫他后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了。”
“该死的发生了什么事?”洛温伯格一边问一边跨过地上的血泊。
“告诉他们刚才揭露的橡树林警局的丑事。”他说完便拿起自己的私人电话打给迈克·阿特沃特。
“告诉我淋浴门是怎么回事。”阿特沃特说道。“它也打碎了。”
“格兰特,我……”雷切尔对他们愚蠢的联欢根本没有兴趣。格兰特因为掌握了她在“停下再走”商场发生的事而逼迫她,她越想越恼怒。他怎么可以这样孩子气?他为什么要在乎她去?
“格兰特·卡明斯。”
“格兰特·卡明斯?”
“格兰特·卡明斯对你下毒手使我震惊。”阿特沃特哽咽着说道。“我看了那些照片。我知道这个男人如此歹毒地殴打了你。如果出事的那天夜里你打电话叫我,我就会立刻逮捕卡明斯,并且让他受到法律的制裁。”
“格兰特·卡明斯没有企图强奸她?”
“格兰特·卡明斯是一个比地狱还丑恶的人,米勒。”麦迪逊吼道。“不仅如此,在你的巡警队中有一个是小偷。5万美元不是小数目。如果你能端正你的工作态度完成工作职责,你就会看到这些问题,并且帮助我们根除我们自身存在的恶习。那就是身为督导人员的全部职责。”
“格兰特·卡明斯醒了。”阿特沃特告诉雷切尔。“被打中时他正弯腰向前。他发誓说他从自己的裤裆下面看见了你。”
“格兰特·卡明斯昨天晚上没有来上班。”她说时把毛毯裹得更紧些。“不过,他们那样做都是为了格兰特。我告诉卡罗尔·希契科克,我会把希尔蒙特中弹身亡的真相说出来,他们便决定要教训我一下。”
“格兰特背上中了子弹。”米勒告诉她。“他还活着。但是医生们并不乐观。如果子弹不能从脊椎上取出,他会瘫痪。”
“格兰特被枪击的那段时间,”哈里曼解释道,“我就在警局后门外的停车场。我留在车内15分钟想完成我的执勤报告。如果雷切尔如拉特索所说枪击格兰特之后从后门离开,为什么我没有看见他?”
“格兰特被枪击的时候我是在家里。”她回答,声音有些颤抖。“我、我一大早驾车去警局,迈克。但是我发誓我没有向他开枪。”
“格兰特曾经追求她。”汤森怒视着前窗说道。“他要占有她,不择手段。所有的人都清楚这件事。还有其他女人。面对现实,卡罗尔,格兰特是个花花公子。我不认为他会忠实于一个女人。你知道那些下流胚总是主动贴近你又把你抛弃。我想这种人总是容易变心。”
“格兰特的案子怎么样了?”雷切尔边问边瞥了一眼正在餐桌边拌制色拉的卡里。
“格兰特的盛宴!”他说时沉下了脸。“他们有他们的事儿,你懂吗?我有我的。卡明斯和他那一伙只管做他们的事,我对他们那种人可没有用。”
“格兰特会出什么事儿?他知道我没伤害那个孩子。他会为我说话的。”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苹果线路 » 格兰特·卡明斯对你下毒手使我震惊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云阅读 拥抱阅读新方式

经典语录一起读书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