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 「多么痛的领悟。」有个台湾学生这么回答

天?』「是呀。」暖暖说,「但车内暖气挺强,像夏天。」暖暖抓着方向盘的手有些紧,眼睛盯着前方,侧面看来有些严肃。
「当初为未名湖取名时,提出很多名称,但都不令人满意。」李老师说,「最后国学大师钱穆便直接以『未名』称之,从此未名湖便传开了。」『我以后也要当国学大师。』我说。
「当然不是。你咋觉得我今天生日?」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只是觉得,如果你过生日却没人跟你说生日快乐, 你会很可怜的。』「凉凉。」『嗯?』「生日快乐。」暖暖说。
「到故宫要沾沾王气,到长城要沾沾霸气,到恭王府就一定要沾沾福气。
「道」是可以说的,但可以用言语来表述的道,就不是永恒不变的道;万事万物面目之描述——「名」,也是可以被定义的,然而一旦被清楚定义,则万事万物的本来面目便不可能被真实描述。
「等等。」暖暖笑岔了气,努力恢复平静,但平静不到一秒,又开始笑。
「第九个回声最重要,祂说:这是暖暖和凉凉的约定。』暖暖对着我说。
「第叁个宅男终于回来了。」小曹说。
「电久了,就习惯了。」暖暖说。
「东北姑娘在冬天是不掉眼泪的。」暖暖说。
「都啥时候了,还开玩笑?」『暖暖,你知道的,我是饭可以不吃、玩笑不能不开的那种人。』「我不知道。」『《论语》说: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,造次必于是,颠沛必于是。我就是 那种典型的君子,造次时会开玩笑,颠沛时也还是会开玩笑。』「论语是这样用的吗?」暖暖白了我一眼。
「豆汁。」暖暖回答。
「豆汁儿既营养滋味又独特,我好阵子没喝了,特怀念。」老师,拜託别再提豆汁了,快上课吧。
「对岸就是太阳岛,一年一度的雪博会就在那里举行。」暖暖说,「用的就是松花江的冰,而且松花江上也会凿出一个冰雪大世界。」我们在回廊边坐下,这里是江边,又是空旷地方,而且还有风。
「对了,我姓秦。」暖暖又开口说,「你呢?」『我姓蔡。』「蔡凉凉?」暖暖突然笑出声,「凉凉挺好听,但跟蔡连在一起就……」『再怎么闪亮的名字,跟蔡连在一起都会失去光芒。』「不见得唷。」『是吗?』「菜凉了就不好吃了,要趁热吃。你的名字挺有哲理的。」暖暖笑着说,「你父亲大概是希望你做人要把握时机、努力向上。」『那你叫暖暖有特别的涵义吗?』我问。
「对了。」暖暖说,「我昨晚给父亲打了电话,他要我有空便回家。」『回家很好。』我说。
「多多少少还是会沾上点福气。」暖暖说。
「多么痛的领悟。」有个台湾学生这么回答。
「嗯。」暖暖点点头,『要升研二了,明年这时候就开始工作了。』『在北京工作?还是回老家?』「应该还是留在北京工作。」暖暖彷佛叹了口气,说:「离家的时间越久,家的距离就更远了。」『如果你在北京工作,我就来北京找你。』我说。
「嗯。」他点点头,「你知道吗?秦小姐原先并非跟我约在这。」『喔?』我有些好奇。
「嗯。」她点点头。
「嗯。」学弟点点头。
「嗯?」『暖暖。』我降低语调。
「嗯?」『我会耶。』我笑了笑。
「嗯?」『我母校也有座湖,不到十分钟便可走一圈。但跟女孩散步十分钟哪够?
「嗯?」『要不是慈禧挪用海军经费,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颐和园呢?』「说啥呀。」暖暖说,『难道你不知道这导致后来甲午战争的败仗?』『如果慈禧不挪用海军经费,而且还赞助私人珠宝给海军,比方镶夜明珠 的内衣和镶了钻石的内裤。』我说,『难道甲午战争就会打赢?』「这……」『那些钱与其让日本人打掉,不如用来建设颐和园。慈禧知道以后中国人 在勤奋工作之馀,也需要一些名胜来调剂身心,因此宁受世人的唾骂, 也要为后代子孙留下颐和园。所以说,慈禧真是用心良苦。』「瞎说。」暖暖瞪我一眼。
「嗯?」『因为大家都说:Merry Christmas。』暖暖睁大眼睛看着我,过了一会才说:「辛苦你了。」『确实很辛苦。』我说。
「二把刀。」北京学生说。
「二环路又堵车了。」暖暖说。
「反正你听到了。」暖暖耸耸肩。
「放心。」暖暖说,「我有两顶。」我和暖暖先回暖暖住处,我在楼下等她。
「非常好。」周老师、吴老师、张老师异口同声。连李老师也点头。
「佛经上说,在未来世界中,弥勒佛降生人间时,人类要比现在人高大,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苹果线路 »  「多么痛的领悟。」有个台湾学生这么回答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云阅读 拥抱阅读新方式

经典语录一起读书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