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“是什么?”紫琪学乖了,先问一声再回答。

林枫听到开门锁的声音以为是紫琪回来了,结果走进来的是她的母亲钟爱灵。为了俞伯牙的事情忙碌,他都忘了每周二钟爱灵都会来帮忙整理房间。
爱灵没看到紫琪,倒是意外本该出门工作的林枫居然在家,林枫含糊过去。发现茶几上摆放古琴的琴盒,爱灵奇怪地问是谁在学琴。
“是紫琪,她说在家太闷。”他不敢说紫琪买了一张闹鬼的琴,怕吓坏老人家。
爱灵将琴盒放好,笑着说起紫琪以前学过一阵琴,没想到隔了这么多年居然会重新再学。
“怎么可能?她现在的乐感这么差。”林枫大吃一惊。
“紫琪没说吗?难怪,她那时候太小,老说做梦看到一个白乎乎的人在弹琴,吓得再不敢学琴唱歌了。”钟爱灵惋惜地说道,“我和他爸爸就把琴卖了。”
林枫陷入沉思,莫非方紫琪真是俞伯牙寻找的人?
林枫同意让伯牙附身,帮忙完成演奏会。关键时刻,他终究不忍让紫琪一人承担,同时他也想确认紫琪的身份。
“就当我是傻瓜好了。”他只对她说了这一句。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,他不想将自己的怀疑告诉他们。
方紫琪为自己的无理取闹惭愧不已。她发誓再也不冲动,不给他惹麻烦了。
“林,谢谢你一直在我身边。”她由衷道谢。林枫没说什么,只是把她拥入怀中。
俞伯牙看着这一幕,满怀欣慰。他突然觉得能不能让子期听到最后一曲并不重要了,两人若心意相通,冥冥中子期定已明白他。
演奏会那一夜,俞伯牙跟着林枫飘进卧室。林枫望着他,心里没底。
“如果,我是说万一你离不开我的躯壳,你好好照顾紫琪。”只听说鬼上身很可怕,被附身的人免不了洒狗血之类腌臜的事。他苦笑,为了方紫琪真是做到无怨无悔了。
“我一定会把你完整地交还给紫琪。”伯牙靠近林枫,占据了他的身体。
他开门出去,等候在门口的紫琪迎上前紧张地问:“俞伯牙?”
他点头,“你放心,我不会让林枫受到伤害。”
演出公司的汽车停在楼下等他们。方紫琪抱起古琴,“走吧,伯牙,我们去寻找钟子期。”
他笑着摇摇头,“不单单是为了找他,也是为了所有热爱音乐的人。”他复述她的话。
钟子期墓前的最后一奏
演奏会相当成功,人琴合一的境界是不分你我。他坐在古琴后,从他指尖流泻出各种各样大自然的声音,栩栩如生。那些苛刻的评论家最初带着挑刺的神情,此刻不由自主凝神屏气。
完美的技巧,果然无愧天才二字。
最后的高潮是《高山》、《流水》之曲。他拨弦起调,曲中所含的感情并非汉水初遇,而是他在钟子期墓前最后一次弹奏的《高山》、《流水》。
他们能听出的仅仅是悲伤,只有子期一人能听出藏在曲调中的希望。而钟子期不在这些评论家之中。
“你别难过。”得到否定答案的方紫琪比伯牙更沮丧。她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可想,俞伯牙没有时间了。
“演奏会成功了,不是吗?”伯牙反而看开,笑着安慰紫琪。“你好好照顾林枫。”离开林枫的身体后,他就陷入沉睡。俞伯牙向紫琪解释这是正常现像,让她稍稍放心。
“刚才我一直提心吊胆,害怕万一出现意外。”她用毛巾擦去林枫脸上的薄汗,俯身在他额头亲了一下。
俞伯牙飘出房间回到客厅。墙上挂着房中那一对情侣放大的照片,他长长叹气。
手指从琴上滑过,他想,离开的时间到了。
俞伯牙在阳间的最后一夜,方紫琪与林枫同他依依惜别。
“在我离开之前,我有一个请求。”伯牙望着茶几上的焦尾琴,开口说道。
“是什么?”紫琪学乖了,先问一声再回答。
“我想再附身一次,单独为你弹奏一曲。”伯牙向紫琪说道,眼睛却看着林枫。演奏会上紫琪破天荒没有中途睡着,他想是因为林枫的缘故。
林枫看看伯牙,他还是认为紫琪才是钟子期的真正转世?演奏会上紫琪虽然没打瞌睡,但对伯牙的琴声毫无反应,打消了他的疑虑。“一定要这样?”被附身是件极耗体力的事情。
“仅仅是报答方姑娘为我所做的一切,我不希望她再睡着。”俞伯牙无奈而笑。
这倒是大问题。林枫点了点头,“我答应你。”
方紫琪一惊,想开口阻止。但是林枫的眼神让她把话咽下。
窗外又刮起了风,黑压压的云遮住了月亮,也盖住了星星。紫琪在沙发上坐下,专心听对面的林枫,不,是俞伯牙为自己抚琴。
曲调十分耳熟。第一次听时风雨大作,琴音寂寥,含着无法排遣的孤独。紫琪无法控制脑海中不断涌现的画面,仿佛千年的时光倒转,她看到了白衣男子诧异得站在自己面前。在她很小很小的时候,她曾见过他。
他的琴声让她想到太山,于是自己说“善哉乎鼓琴,巍巍乎若太山。”他又鼓琴一曲让她想到滔滔汉水,于是自己说:“善哉乎鼓琴,汤汤乎若流水。”
他放下琴径直走到她面前一揖到地,“子期,当世只有你是我俞伯牙的知音。”
方紫琪掩住嘴,天啊,原来自己真的就是他一直在找的人。琴音未止,她继续看下去。千年前的子期身染重疾,哀求父亲在自己身死后到约定地点等待伯牙。他死了,但挂念伯牙知音之情久久不忍离去。他终于等来了伯牙,听到了他的琴声。
“当世知音,唯君一人;为君之故,断弦绝响;来生有缘,不离不弃。”方紫琪,不,千年前钟子期的灵魂在自己墓前呢喃着俞伯牙藏在琴音中的心声。
清音渐止,若水声渐不可闻。方紫琪泪流满面得望着俞伯牙。她想清楚前世今生,可是已没有了时间。
“我把林枫还给你,他答应我会一辈子照顾你。”伯牙笑得云淡风轻,他的心愿已了。
“对不起,兄长。”她伏在他肩头痛哭,“对不起,我直到今天才明白。”
“我不怪你,子期。”俞伯牙将她的手和昏睡中的林枫握在一起。“他是你不离不弃的那个人。”
“那么你呢?”她悲伤地看这个等了自己千年的男子。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苹果线路 » “是什么?”紫琪学乖了,先问一声再回答。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云阅读 拥抱阅读新方式

经典语录一起读书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