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如果行的话,我用得着这么烦吗?

“我做了一个似曾相识的梦,好像小时候被吓到过。”她回想梦中那抹白影,怅然若失。会不会那是一个很重要的人?可惜每次她想看清他的样子,就会立刻醒来。
“什么样的梦?”
紫琪没听到伯牙的问题,左右张望不见男友的身影,便向伯牙探问林枫的去处。
“他去联系演出事宜。”林枫计划办一场古琴演奏会,以这个为借口邀请各位专家。他想出的广告够眩目,用“不世出的天才”形容俞伯牙。他深谙炒作之道,越是狂傲不羁,越能吸引眼球,也越会引起专家的兴趣。
“有件事情我想不明白,”紫琪在琴的对面坐下,他转回来面对她,“钟子期是你的知音没错,可天下之大不一定就他一个人听得懂你的琴。你太死心眼了。”
伯牙拨弦,清音如吟。“人生得一知己足以慰平生。”他含笑,温柔如春风。
她微怔,俞伯牙是个很温柔的人,虽然鬼的身份有些怕人。像他这样的人,所交的朋友一定也是温和无害的。“钟子期是个怎样的人?”她好奇。
伯牙的表情愈发柔和,紫琪甚至有种错觉他思念的人并非故友,而是情人。呸呸呸,她赶紧打消自己的胡思乱想。
“他热心、善良,知足常乐。”他陷入回忆,两千多年前那个健谈风趣的年轻人,在自己的漫漫长路上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他在子期墓前撕心裂肺地弹了一曲,可叹听者如云究竟再无一人能分辨曲中深意。
“希望我们能够早一天找到他。他一定能欣赏你的琴艺。”紫琪羞涩一笑。从杂货店回家后,伯牙提出抚琴一曲酬谢他们帮忙,结果她又睡着了。对牛弹琴,估计就是这个意思了。
人一生往往只能遇到一位有缘人,鬼也如此。方紫琪的血解开了封印,不管她究竟是否钟子期转世,今生的她就是他的有缘人。
“我执著地寻找他,是为了让他听一次我在他墓前弹的曲子。”他垂下眼睛看着琴弦,惨白的脸色更暗淡。若黑夜中乍见,肯定能把人吓晕过去。“不提也罢,我活动一下。”伯牙起身,在房中飘荡。他看到很多相架,里面是紫琪与林枫的合影。
“你和他怎会在这里面?”这个时代的一切对俞伯牙而言都是新奇事物。《高山》、《流水》不变,人事已全非。
“这是照片。对了,我给你拍张照留念。”紫琪扔下泡了一半的杯面,从房间内取来数码相机。
“我是鬼,没有实体。”他据实相告。
紫琪失望地放下相机。“我忘了你和我们不一样。”方才提议拍照的时刻,她真的忘记他是个曾让自己害怕的鬼。
伯牙从琴中飘出
他兀自瞧着照片中相亲相爱的男女,悠然问道:“你对他是非君不嫁?”
她笑起来,讲他说话文绉绉。从伯牙手上拿过相架,她甜蜜地回想每一个幸福的瞬间。“嗯,我爱他,好爱好爱。我想我大概能明白你的感受了,如果林枫不在世上,我也不会开心。”她用力拍伯牙的肩膀,“所以,我一定会支持你!”
林枫动用自己在媒体的所有关系搞定演奏会事宜,四天后将在剧院举行。万事俱备,他们突然想起一个棘手问题。俞伯牙是鬼,就算演奏会现场能瞒天过海,又怎么能躲开摄像镜头?若到时镜头里没有演奏者的身影,岂不要天下大乱?
“林,你再想想办法嘛。”紫琪摇着他的手,“取消媒体转播,行不行?”
“如果行的话,我用得着这么烦吗?我答应媒体全程直播,否则能那么快搞定?”林枫眉头紧皱,心烦气燥地拿起餐桌上的啤酒。
“都到了这个地步,我们不能放弃。”紫琪火大地抢下林枫的啤酒。“你想想,俞伯牙没剩多少时间了。”
“我当然知道!”他大声吼回去。“方紫琪,拜托你以后不要再让我来收拾烂摊子!我忍你很久了!”旧事重提,他们都想起为什么闹到分手的地步。
她变了脸色,“原来这才是你的真心话。林枫,你给我听好,俞伯牙的事我自己想办法。”她狠狠撂下气话,冲出书房。经过茶几边,紫琪抱起古琴气冲冲扬长而去。
她不知上哪里去才好。昏昏沉沉中,发现计程车带她来到古董杂货店所在的小巷口。前一次他们来过,结果无功而返。
她下了车,抱着古琴走到巷尾。迎接她的仍然是一片荒草地。她挫败地在地上坐下,放下古琴。
想到林枫,紫琪又悲伤起来,抱着膝盖放声大哭。
“紫琪,别这么伤心。”伯牙从琴中飘出,看她哭得伤心,他下意识将她搂入怀中。她像遇到亲人一样紧紧抱住了他,断断续续把两人的争执说给他听。
“也许是天意如此。”伯牙喟然长叹。他认为的子期转世对音律一窍不通,而她费心安排的计划也不能实现,想来上天注定不让他和子期再度聚首。他迟迟不愿走过奈何桥,就是不想忘了钟子期,可是如今他不得不认命。
他们只有萍水相逢之缘,没有长相厮守之命。
“俞伯牙,你等了这么多年,现在还没有到绝望的地步。”方紫琪被他无奈的语气刺激,暂时抛开和林枫的龃龉转而给他打气。
“你这么想让演奏会成功?”他被她的执著打动了。
“嗯。不止为了寻找钟子期,”紫琪擦干脸上的泪痕,“我虽然不懂音乐,但是我知道你是一个很伟大的音乐家。如果你的演奏能让所有热爱音乐的人听到,那是不是更有意义?”
伯牙哑然,他从未想过这个问题。钟子期固然是他生平唯一知音,但除了子期之外尚有很多人爱乐听乐。当年他摔琴绝弦之后,不知有多少人扼腕叹息。回头看千年之前,或许是他自私。
“还有一个办法。”伯牙犹豫再三,方提出建议。“让我附身于某人,借他的形完成演奏。”
引鬼上身?方紫琪愣了,这种事有谁会同意?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苹果线路 » 如果行的话,我用得着这么烦吗?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云阅读 拥抱阅读新方式

经典语录一起读书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